新星出版社

www.newstarpress.com

新星动态

首页 > 新星动态

美国独行:欧洲穆斯林化与西方的衰落(连载一)

2016-08-09 16:55:04   来源:同人于野
 这篇读书笔记的作者@GK同人于野,真名万维钢,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物理系研究员,物理学家和科学作者,著有《智识分子:做个复杂的现代人》等书。此文发表于2015年1月8日 新浪微博,阅读量已达113万+,他让 AmericaAlone 一书成为网上尽人皆知的神作。值得一提的是,此书已有中文版,书名为《美国独行:西方世界的末日》。

\
 

此书作者Mark Steyn是美国保守派,支持共和党,支持伊拉克战争。我发此读书笔记并不表示我赞同其观点。完全是开卷有益,美国右派的思想,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陌生的。但我的确认为作者所讲述的问题是真实的而且是严重的。我理解这本书最主要的思想并不是人口,或者伊斯兰,而是西方文明的衰落。对于欧洲福利制度,社会民主主义,这一套东西,读了此书我们会有一个 second opinion。对于美国为什么允许一般人持枪之类的问题,我们也会加深一点认识。

America Alone: The end of the world as we know it

副标题的意思是说“我们知道的这个世界”的结束,西方世界的结束。

= Prologue =

现代人总觉得应该担心一些事情,he feels good about feeling bad。有什么事最值得担心呢?

- 核大战么?那是上世纪80年代以前大家担心的事情,那时候大家对核大战如此担心花样百出,结果证明核大战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。

- 全球变暖?是,Gore 整了个 An Inconvenient Truth,可是海平面上升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发生。

但眼前就有一个重大危机:西方文明快要消失了。

其实说到全球变暖这样的“预言”,历史上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类似的:

- 1968年资深科学家 Paul Ehrlich 出畅销书预言1970年地球上数亿人将死于饥荒;

- 1972年Club of Rome的研究表明世界将于1981到1993年把金属等资源消耗光;

- 1976年Ponte预言新的冰川时代;

- 1977年卡特总统预言十年之内石油消耗完毕。

以上这些都没发生。这些人被称为 doom-mongers(世界末日贩子)。

然而从1970到2000年有一件事情是真实发生了的:发达国家人口从占世界总数的30%缩小到刚过20%,穆斯林世界总人口则从世界总数的15%增长到20%。

1970年穆斯林以外没有多少人拿伊斯兰当个大问题,然而今天它是全球性的。9/11并不是“the day everything changed”,而只不过是揭示了早就改变了的世界形势。这个形势的改变是由三个因素组成的:

人口减少;

发达西方社会民主国家的不可持续性;

文明社会的衰竭。

= People Power =

有人力才有一切,而且还必须要有年轻人,你才能干大事情,比如闹革命什么的:) 关注“中东和平进程”的人是否注意到一个事实: 加沙地带人口年龄中位数是15.8岁。一群失业,没受过教育的小孩,你怎么让他们有理性?不考虑这个因素怎么可能解决巴勒斯坦问题?

与此同时欧洲的情况则是缺孩子。维持一个社会人口,需要的生育率(平均每个妇女生几个孩子)是2.1。现在欧洲,希腊是1.3,意大利1.2,西班牙1.1!相比之下美国正好2.1,新西兰略低一点。

现在为什么到处都是穆斯林在惹事?因为人有人力。1970和1980年代,穆斯林世界在努力生孩子,而西方世界仍然在愚蠢的说什么人口过剩资源不够危机。

Diamondd的书《Collapse》,好像什么社会崩溃都跟砍树有关。其实错了,不是tree,是 fammily tree,是孩子。俄罗斯人口逐年减少国家都快完了,跟树有关系么?

= Welfare and Warfare =

欧洲的人口减少,与欧洲国家这种社会民主主义的福利制度能否持续下去密切相关。在美国政客们辩论的是福利把太多债留给子孙,欧洲的情况则是根本没有子孙来替你还债。

老龄化 + 福利 = 你的灾难

年轻 + 意愿(will) = 任何敢挡你的人的灾难

意愿,是一种文化概念。比如说非洲人就没有意愿,因为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“非洲”人,他们认为自己是自己部族的人。伊斯兰是有意愿和年轻,欧洲则是老龄化和福利。欧洲人口减少没有人来维持福利,只能引进移民,而移民来的大多是穆斯林:冲突不可避免。

\
 

= Fighting Vainly the Old Ennui =

欧洲的真正问题在于大政府。从摇篮到坟墓,什么都有政府管,人民根本不想依靠自己,没有自信。冷战本来是欧洲和美国的共同胜利,但很少有欧洲人为此感到高兴,因为欧洲人本来也没在其中做出什么贡献。相反苏联的解体只是加快了整个欧洲的衰弱。

伊斯兰恐怖分子跟历史上的“印第安恐怖分子”截然不同,他们直接进入你文明城市的腹地,他们有现代化技术,甚至核武器。基地组织是跨国的,全球化的,连锁的,甚至外包的。面对这样的敌人,欧洲人有军事上的优势,但是没有这个意志去与之作战。

作者引用了本拉登的一句话:When people see a strong horse and a weak horse, by nature they will like the strong horse。西方军队看上去像强壮马,但是如果你不敢用这个军事力量,人家就当你是弱马。这不仅仅是欧洲,美国也有这个问题。

现在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全世界都讨厌美国。本来是正常的,因为所有强权都招人恨,但是大家恨美国的原因很奇怪:比如穆斯林恨美国的脱衣舞,欧洲人恨美国反同性恋和堕胎,等等,世界人民恨美国的可乐,汉堡,美国什么都不对。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非帝国的超级大国。美国帮助欧洲防务,结果欧洲人自己就不想搞防务了;美国乐于在联合国分权,结果这个措施也没有给自己带来朋友。

甚至连环保主义者都恨美国:Gore 的片里说“We are altering the balance of energy between our planet and the rest of the universe”,我们改变了我们星球和宇宙之间的能量平衡?!如果美国是个传统超级大国,大家可能说美国是法国的威胁,而现在美国居然成了宇宙能量平衡的威胁!

作为一个强权,美国的真正问题在于自己的意志不够。美国一个常见体恤衫上写着“These Colors Don't Run”,然而美国从战场逃跑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从越南,从伊朗,从索马里。世界其它国家已经开始怀疑美国的力量。在越南,美军死了5万人才撤退,现在在中东可能只需要5千,也许下一次战争50?或者根本不考虑?

整天想着“exit strategy”的国家不叫强权。有力量不用,就好像你有一辆法拉利却因为害怕路上有坑洼而不愿开出去一样。

= Alternative Realities =

欧洲穆斯林化的进程可能是和平的么?法国天主教堂变成清真寺,英国酒吧禁酒,荷兰同性恋俱乐部转移到旧金山,但其它生活不变?可能么? 不太可能。因为伊斯兰国家是最不自由的国家。不是宗教问题,是欧洲要不要重新回到中世纪黑暗时代(Dark Ages)的问题。一定会有人指责说这些防止穆斯林化的思想是种族主义,其实不是种族,是文化。对美国来说,“war on terror”很大程度上是在本土以外,中东沙漠里作战,而对欧洲人来说,这是一场内战。

很多人指责美国是“帝国主义”,而作者认为很遗憾美国还真不够帝国主义。帝国主义应该是你理解自己的伟大不是偶然的,你应该把你的成功秘诀传播出去,而不是像现在美国这样在联合国里面跟古巴苏丹平等投票。西方有力量但是没有意志。长期来看情况就更不妙:双方势力人口增减,欧洲福利体系的破产,以及穆斯林化的欧洲必将导致美国失去更多盟友。

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?大多数 doom-monger 给出的解决全球变暖之类的“末日危机”方案都是加强政府管理,都是大政府。但作者认为解决与穆斯林文明冲突只能靠人民自己。是小政府。

如果不这么办那就是欧洲的那一套,现在欧洲对伊斯兰步步退让:丹麦讽刺圣战的漫画被禁止了,因为“敏感性”(sensitivity),这就是大政府。在政府“敏感性”的纵容下,伊斯兰在欧洲日益强大。好多荷兰人受不了都移民了。

-未完待续-

\
《美国独行:西方世界的末日》

英国脱欧后,西方眼睁睁看着末日降临? 

本书是纽约时报畅销书,作者以大量数据和事实指出,西方国家(尤其是欧洲)大包大揽的高福利民主制度已经不堪其累,人口生育率的下降导致内生动力不足和经济增长乏力,必须依靠移民来支持;移民(尤其是穆斯林)的到来和增加,因其文化和信仰的差异,不仅改变了欧洲的人口结构,而且凭借民主制度改变了政治版图,因而产生所谓欧洲伊斯兰化和欧洲人逃离欧洲的现象。作者焦虑的是,不久的将来,西方将因此而不可避免地走向衰亡,传统西方文明最终将败于伊斯兰文明之手。故此,作者对西方的高福利民主制度、“政治正确”、文化多元主义和大政府主义展开了极为犀利和调皮的批判和嘲讽。难道西方文明最终需要寄希望于美国,指望美国拯救于水火?《美国独行:西方世界的末日》将给你一个看世界的窗口、一个审视西方文明复杂困局的答案。

本书出版后,在国际社会引起巨大争议,并屡遭主流人士抨击,作者甚至在加拿大遭到起诉,一些机构甚至要求查禁此书;但《美国独行:西方世界的末日》也得到保守主义者的支持,比如美国前总统小布什、美国政治明星特朗普。

需要特别指出的是,书中的不少预判在图书出版后屡屡被现实证明,比如恐怖主义势力ISIS的兴起,欧盟的不稳定(就在中文版付梓之时英国脱欧)等。

西方世界的政治精英们也把此书作为处理复杂政治问题、社会问题的重要参考书。